我是拉薩人,會講故事的拉薩人。學習了一些歷史書籍,我的故事更精彩了,連自己也常常陶醉在故事中。人上了年紀,免不了總想跟年輕人,特別是對自家的孩子們說說過去如何如何,既是煩人的嘮叨,又是可聽的歷史。其實,過去的日子,就是永不泯滅的歲月,有人記得清,有人記不清;過去的歲月,就是每一個人必然面對的鏡子,有人看得清,有人看不清。拉薩這面鏡子里的美麗,就是雪域西藏輝煌歲月的縮影。所以,故事還是從我最熟悉最熱愛的拉薩說吧。

亚洲国内精品自在自线,欧美顶级少妇作爱,亚洲中文色欧另类欧美,寡妇喜欢又硬又粗又长又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