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藏網 > 理論

董關鵬:公共關系是5G時代的必修課

發布時間:2021-03-09 08:25:00來源: 中國青年報

  公共關系是一門關于溝通的學問,與輿情、輿論緊密相關,它是研究人心、謀求共識的人們從學習與實踐中總結提煉出來的智慧之精華。政治學、管理學、社會學、心理學,乃至文學、藝術和自然科學都加入其中,和新聞傳播學一道為公共關系學常年輸送養分。

  因“營養”來源不同,日趨活躍、日益壯大的公關隊伍里也是學派漸成,百花爭艷。注重實效的管理學派認為公共關系是個動感十足、行動第一的“動詞”,意在通過信息發布、分享與交流來促進主體與各利益攸關者的最大程度理解與合作。而專注內容與受眾的傳播學派則認為公共關系是個內涵豐富的“名詞”,它是所有關于形象、品牌或聲譽的策劃、實施、維護和升級等諸多實踐過程的總和。

  在大多數情況下,很多人、很多企業都會覺得自己是與生俱來、渾然天成的溝通專家,當然很多人也都覺得自己頗具公共關系的天賦。然而,公共關系的歷史和理論告訴我們,只有堅持持續地向時代學習,才能讓我們一直因成功的溝通而獲益。技術的進步與社會的發展總是相輔相成,5G時代與全球突發疫情交織,更與全球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同期,每個國家、每個企業和每個人的溝通都在發生前所未有的變革。新的信息技術正在引發人類社會的新一輪革命,5G技術正是這種新技術的代表。放眼世界,危機仍頻發、變局已開啟。由5G帶來的“高速輿情、百變輿論、海量信息、視頻第一”等全新的現象集中出現,公共關系的理論與實踐都在被豐富、升級乃至改寫。

  公共關系有助應對5G四“變”

  網速變快帶我們走進“高速輿情”時代。5G技術帶來了更快的網絡,也帶來了更快的信息。輿情發酵的速度與網絡和信息的速度直接相關。更快的輿情要求我們的回應和引導也必須速度更快,效率更高。公關專家很早就建議大家做預案、口徑庫,設立發言人制度等,現在已經都是大家的必需、必備。

  應對變難讓我們必須適應時常反轉的“百變輿論”。5G時代是分化的時代,人們對于一個輿情事件的看法常常大相徑庭。而不同看法也通過高速的網絡得以擴散、傳播,百變輿論已成為常態。公共關系專家常常提醒的應對過程必須堅持定力、耐力和毅力,在這個時代特別重要。沒有一蹴而就、馬上見效的方法的時候,堅持向公眾持續講正確的話、發布正確的信息就是最好辦法。

  信息變多讓很多人和機構為“海量信息”所累。5G網絡賦予每個人普通人一個話筒,一個直播攝像頭,千千萬萬的聲音與圖像實時匯到互聯網上,聚成了信息的汪洋大海。公共關系專家多年來的建議再次變得重要,那就是對輿情的回應與引導既要質量、也要數量,兩者都重要。

  “視頻第一”讓所有溝通變得更加具體和生動。5G時代是視頻的時代,也是不斷創新的時代。層出不窮的視頻形式不斷改寫著傳播的格局,也要求公共關系工作中的每一個人具備更高的媒介素養,以前是寫寫畫畫,充滿創意,現在更需要成為采、寫、編、評、播、攝、錄、導這九大技能的行家里手,且還得不斷推陳出新,把音視頻傳播到極致。

  公共關系姓“公”呼應5G三“不變”

  5G技術對于人類社會的改變是顛覆性的,但越是在這種劇烈的變革中,公共關系一直堅守的價值觀卻與5G的三“不變”相呼應:堅持以人民為中心。公共關系姓“公”,“在陽光之下運行”是公共關系賴以生存和發展的前提條件。只有以人民為中心、助力公開透明,公共關系才能發揮自身作用,體現自身價值。堅持以內容為本質。產出優秀的內容是公共關系工作的核心,也是公關人的職業本源和看家“鐵本領”。堅持以創新為生命。公共關系一直是一項前沿和創新的事業,它從來都強調必須與時代同步、與發展同行。公共關系自誕生之初就要求用好最新技術與方法,為最前沿的社會實踐服務。因此,創新是公共關系的生命,技術的創新正是公共關系永恒的不變。

  “人民即江山,江山即人民”。成功的事業需要人民的支持,而只有人民支持的事業才能取得最后的成功?!肮碴P系”是讓我們與人民同在的學問,讓我們與公眾的溝通無障礙、少誤解、最流暢。公共關系不應該成為被濫用的貶義詞,它是當下的“時代顯學”,也是5G大變革之下的“應變之學”,更是不忘初心、誠意滿滿的“公開之學”。5G技術為公共關系的發展帶來了前所未有的機遇,也只有攜手公共關系大智慧的政府與企業,才能獲得公眾之心、眾人之助!

 ?。ㄗ髡呦抵袊鴤髅酱髮W教授、博士生導師、政府與公共事務學院院長,中國公共關系協會副會長。2020年1月獲聘全國新冠肺炎疫情處置專家組成員。)

(責編: 王東)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亚洲国内精品自在自线,欧美顶级少妇作爱,亚洲中文色欧另类欧美,寡妇喜欢又硬又粗又长又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