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藏網 > 原創

你好,我的“李煥英”

發布時間:2021-03-07 22:24:00來源: 中國西藏網

  “打我有記憶起,媽媽就是一個中年婦女的樣子。所以我總忘記,媽媽曾經也是個花季少女?!彪娪暗臒嵊沉顭o數人感懷媽媽的種種。是的,我們總習慣性地忘記,我們的媽媽也曾是個女孩子,她會為喜歡的男孩羞澀,會為碎花圍巾欣喜,會為一支甜甜的雪糕美滋滋。相冊里褪色的照片也真實記錄著,她曾經青春貌美,笑靨如花。

  我知道家里有一個柜子的角落,放的都是時光和往昔。打開這個柜子,取下最上面的一本相冊,從媽媽還是個小姑娘開始,到她結婚,到我出生、滿月、慢慢長大,如今成年,還在繼續著,有我們一家人四處旅游的照片,也有隨手拍的生活照、風景照。

  何翠昌,我的媽媽(照片里后面那位是小何的媽媽),出生于1973年,今年48歲,當媽媽25年。小何,是我對媽媽的昵稱。我是不敢直呼何翠昌的,因為我媽肯定不會像影片中的“李煥英”一樣寵溺地回應,說不定,她會抄著掃帚追出來:“你這個小妮兒,要上天呀!”

  小何年輕時,脾氣會不好,好像跟“慈母”不沾邊。初中之前,別的小朋友放學都出去瘋跑,我被要求在家做題,一天10道題,完不成不準出去。小何的幫兇是我爸,他倆天天監督我。有時候,對我也是大吼大叫,一會兒嫌我啥都不會干,一會兒嫌我吊兒郎當,不好好學習。以至于,有段時間我都懷疑自己是撿來的?趁他們不在家,我還偷偷地翻箱倒柜看看是不是能找到收養我的證據。最終,無功而返?,F在想想,當時的自己是多么的傻乎乎。

  細細回想,小何不是慈母嗎?記得考上軍校那一年,她把我送到機場,自己背過身偷偷抹眼淚。跟她說起過在輪訓隊準備考試、復習的那幾個月,每天早晨操場跑操,戰友們都拿著好幾頁紙,讀語文,背英語;宿舍晚上熄燈后,躲在儲藏室學習,學到凌晨再躺下瞇會,然后到時間起床再去跑操……那時突然明白小何在擔心什么,她既怕我吃苦,又怕我吃不了苦。那難忘的一段日子,長在自己記憶里,也刻在了小何的心頭。

  這幾年,離開父母,異地當兵、求學,最后再回到西藏成為一名移民管理警察,一直都是忙忙碌碌。成年后的我,無論家里家外也都能獨當一面。就是覺得辛苦,總是抱怨,還有很多事情,讓小何代勞。偶爾會想起我小時候,那時候的小何是怎么挺過來的呢?

  “能走多遠,就走多遠。你盡管努力,家里放心就好?!毙『蔚亩谝恢痹诙叀?/p>

  歲月讓媽媽們逐漸失去了青春的樣貌,但不變的是她們對子女永遠的愛,“三八”節就快到了,提前祝所有的媽媽們節日快樂。(中國西藏網 文/母丹)

(責編: 王智霖)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亚洲国内精品自在自线,欧美顶级少妇作爱,亚洲中文色欧另类欧美,寡妇喜欢又硬又粗又长又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