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藏網 > 原創

畫唐卡的她:熱愛可抵歲月長

發布時間:2021-03-07 20:05:00來源: 中國西藏網

  中國西藏網訊 加熱顏料,拿筆蘸取,細心上色……眼前的這幅《宗喀巴大師》唐卡,尼瑪倉拉和同伴已共同繪制了三個多月,正到了上色的關鍵步驟,不容一絲紕漏。

  來自西藏自治區日喀則市桑珠孜區的尼瑪倉拉在西藏唐卡畫院學習唐卡繪制已進入第九個年頭,對于很多年輕的畫院學員來說,尼瑪倉拉是他們學習的榜樣。

  于她自身,關于唐卡、關于繪畫,甚至自己的未來,追求的依舊很多。因為,一切的源起,是因為熱愛;一切的堅持,也是因為熱愛。


圖為尼瑪倉拉正在繪制唐卡 攝影:王媛媛


圖為尼瑪倉拉正在繪制唐卡 攝影:王媛媛


圖為尼瑪倉拉正在翻看書籍 攝影:王媛媛

  自小喜歡畫畫的尼瑪倉拉從未想過,有一天,會專一學習唐卡繪制?!拔业墓酶刚J識唐卡畫院院長羅布斯達老師,他們建議我來這里學習?!?/p>

  彼時,專一畫唐卡的女性還很少,尼瑪倉拉認為這是件“特別嚴肅、神圣的事情”。在家人的鼓勵下,她來到拉薩,順利進入西藏唐卡畫院,學習唐卡繪制。

  回想初入畫院,尼瑪倉拉并未覺得自己是“異類”。老師羅布斯達已招收兩名女學徒,其中還有一名學徒來自四川,特地拜師學習。


圖為尼瑪倉拉在寺廟修復壁畫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圖為尼瑪倉拉(左)正在指導畫院初中級班學員 攝影:王媛媛


圖為尼瑪倉拉正在繪制唐卡 攝影:王媛媛

  白描、勾線、上色……每一個步驟重復得熟稔于心,尼瑪倉拉進入了畫院高級班學習。去年,她更是得到畫院老師們的認可,加入到功德林寺壁畫修復的行列。

  整個隊伍里,只有一個“她”,其余的都是“他”。

  面前是冰冷的墻,雙腳距離地面兩三米高,周圍似乎還有些別樣的眼光盯著自己……尼瑪倉拉怎么都沒想到,忍受、克服了恐高、寒冷等等問題后,卻聽到了另一種聲音。

  “寺廟的僧人、來往的行人看到有個女孩子在墻上作畫,都在質疑,能畫得好嗎?聽到這些,壓力真的很大?!泵鎸|疑,尼瑪倉拉更加認真了,低頭作畫、遇事請教。穿著羽絨服,在寺廟里感受拉薩短暫的夏天后,她和同伴們一起迎來寒冷的時節。寺廟壁畫的修復,也在老師的帶領下,圓滿完成了。

  經歷了壁畫修復,尼瑪倉拉感覺自己的進步特別大,尤其是勾線、顏色的處理上,積攢了難得的經驗?!暗?,依舊能看到自己有很多不足的地方?!苯洿艘焕L,她覺得自己更多了幾分自信和膽量。

  她計劃學習幾年后,離開畫院出去闖闖?!耙龠M步一點,要有一些自己的好作品,要去參加一些展覽和比賽……”她還設想,能成立一間專屬于女畫師的唐卡工作室。

  這些想法,尼瑪倉拉并不認為難以企及。畫唐卡的這些年,周圍的環境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安还苁敲闼_派還是其他畫派,女畫師越來越多,她們的發展也越來越好?!?/p>

  西藏唐卡畫院副院長貢覺杰說,畫院自成立以來就不限制性別、年齡、民族等招生。近年來,已培養了12名女畫家,目前也有5名女性在此學習。

  “這些學有所成的女畫師,大多自立門戶,開店、招生?!彼f,畫院在培養女畫師過程中發現,唐卡繪制的干染等環節,女性相比男性有較大的優勢,“因為她們心更容易靜下來,沉浸其中?!?/p>

  西藏和平解放已近70年,受益于社會的發展和進步,比起自己的母親、祖母一輩,年輕的尼瑪倉拉有了更多的選擇。

  她也預想過戀愛、結婚、生子等等人生之路的挑戰?!拔乙矄栠^一些學姐和長輩,想過自己的以后?!?/p>

  平淡的生活、瑣碎的日常,她都要拿起畫筆,在畫布上繼續一筆一畫,因為熱愛,可抵歲月長。(中國西藏網 記者/王媛媛)

(責編: 王智霖)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 薪火相傳:丹巴繞旦師生唐卡作品展在拉薩展出

    1.jpg
    作品傳承創新,特色鮮明,是丹巴繞旦教授多年來教學成果的一個縮影,每一幅作品盡顯學生們對傳統繪畫的熱愛和不懈追求。[詳細]
  • 問道

    1990年8月11日,我在五十鈴大卡車的晃晃悠悠中抵達拉薩。這次漫長的旅行,從老家山東開始,火車汽車一路顛簸曲折,到北京,到西寧,到格爾木,到唐古拉,最終看見了遙遠的布達拉,從此我身心皆付西藏。[詳細]
  • 金色谷地上的夢想家

    圖為仁俊熱貢藝術學院大門_副本.jpg
    熱貢,藏語意為“使人夢想成真的地方”,在這片沃土上孕育并誕生的熱貢藝術享譽海內外。近日,記者來到青海省黃南藏族自治州同仁縣,在當地,由熱貢藝術衍生出的畫院隨處可見。[詳細]
亚洲国内精品自在自线,欧美顶级少妇作爱,亚洲中文色欧另类欧美,寡妇喜欢又硬又粗又长又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