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藏網 > 文史

真實的西藏還是想象的香格里拉?

發布時間:2021-03-01 09:01:00來源: 中新網

  自上個世紀七十年代以來,西藏于西方世界一直被當作是人間的香格里拉,是一個烏托邦的代名詞。西藏不再是一個真實的、物質的存在,而成了一個虛擬的、精神的世界。與此相應,大部分西方人對西藏的關心和熱愛不過是把他們自己對一個虛無飄渺的理想世界的渴望和期待都投放到了西藏身上,缺乏理性和實際的內容。

圖為一輪明月從布達拉宮上空緩緩升起。馬謙 攝
圖為一輪明月從布達拉宮上空緩緩升起。馬謙 攝

  上個世紀九十年代末,隨著西方學界對東方主義和后殖民主義文化批判的深入,很多人開始清算西方在東方主義和帝國主義思想影響下的西藏觀,尖銳地指出精神化、香格里拉化西藏是西方東方主義、帝國主義的典型作品,將傳統西藏理想化為一個和平非暴力、綠色環保、男女平等、沒有剝削、沒有壓迫、不重物質、人人追求精神自由和解脫的人間凈土,這不過是東方主義式的想象和歪曲,它不但與西藏的傳統毫無關聯,而且也深刻影響了當今世界與一個現實西藏的交往。表面上看,西方出現了難以計數的關心和熱愛西藏的西藏迷,可他們無法對現實的西藏有任何實際的貢獻,他們不過是一群“香格里拉的囚徒”,被牢牢地束縛在他們西藏的想象中。

資料圖:西藏日喀則市江孜縣紫金鄉努堆村村民利用收割機收青稞。<a target='_blank' ><p  align=
資料圖:西藏日喀則市江孜縣紫金鄉努堆村村民利用收割機收青稞。中新社記者 何蓬磊 攝

  令人不可思議的是,正當西方激烈批判東方主義思想影響下的西藏觀時,一種可以被稱為“內部的東方主義”的思潮彌漫中國。自新世紀以來,在全中國出現了一股非常醒目的想象西藏的熱潮。香格里拉本來是西方殖民主義者想象出來的一個西方人在東方建立和統治的烏托邦式的人間凈土,其中充滿了西方帝國主義和殖民主義氣息,而它竟然被劃定了現實的地理位置,變成了一個世人向往的旅游勝地(精神圣地)。岡仁波切、倉央嘉措情歌等都被圣化、浪漫化,遂成為國人們津津樂道的話題,同時寄托了好幾代人的情懷。人們同樣把自己對世界的所有美好的理想都投放在了對西藏的想象之中,盡管西藏早已經不再是一個遙不可及的物質存在,可人們依然樂于自帶著有關西藏和西藏文化的“背景書”,來解讀和接受他們所接觸到的西藏,對西藏始終抱有一種不切實際的十分浪漫的情懷。

資料圖:參觀游客走向布達拉宮。 <a target='_blank' ><p  align=
資料圖:參觀游客走向布達拉宮。 中新社記者 何蓬磊 攝

  不管是西方的東方主義,還是中國的“內部的東方主義”,它們對于現實的西藏不但毫無實際的意義,而且還是極其有害的?,F實的西藏自然也是美麗的、獨一無二的,但它與東方主義式的想象出來的西藏不可同日而語,若堅持要拿想象中的西藏、拿神話中的香格里拉來與現實中的西藏來比照,這自然不可能會是一一對應的,相反更經常會是南轅北轍,因為二者本來風馬牛不相及。對現實西藏的直接體驗和深入了解,本來是幫助人們破除對西藏和香格里拉的種種迷思的最好途徑,可是人們對自己的理想的狂熱追求、對想象中的烏托邦的熱愛和執著,往往會阻礙他們與現實世界的交往,他們或者一葉障目,看不清擺在他們面前的現實世界,依然固守住他們心目中的理想追求,繼續當著“香格里拉的囚徒”而不自覺;或者樂極生悲,隨著理想的破滅而沮喪、失望到無法自已的地步,走上激烈地批判,甚至歪曲西藏現實的道路。例如,自上個世紀末開始,西方媒體就不斷出現一些激烈而非理性地批判藏傳佛教和藏傳佛教高僧們的作品,它們的作者們似都曾經是十分狂熱的藏傳佛教的信徒,顯然他們接觸到的藏傳佛教上師及其他們所傳授的教法沒有滿足他們對藏傳佛教信仰和實踐的想象和期待,使他們的幻想破滅而走上了另一條極端的道路,給藏傳佛教帶來了非常負面的影響。

資料圖:扎什倫布寺跳神活動結束后,僧眾依次拋撒“切瑪”盒中的青稞祈福。<a target='_blank' ><p  align=
資料圖:扎什倫布寺跳神活動結束后,僧眾依次拋撒“切瑪”盒中的青稞祈福。中新社記者 何蓬磊 攝

  不可否認,自上個世紀八十年代開始出現的“西藏熱”,使西藏和藏傳佛教在全世界具有了前所未有的影響力。但這種影響力是建立在人們對一個虛擬的、精神的西藏的想象的基礎之上的,它并不能給現實的西藏帶來切實的利益,相反常常會造成難以理清的困惑和不可解決的問題。所謂“西藏問題”的癥結,在很大程度上取決于人們是否能在“想象西藏”和“現實西藏”之間找到一條出路,一方面要徹底破除香格里拉的神話,另一方面則要為現實西藏的發展設計出一個既與實現“中國夢”的理想相適應,又順應西藏自然、經濟和人文發展之特殊要求的宏偉藍圖。

“冰川之鄉”西藏波密景色壯美。何蓬磊 攝
“冰川之鄉”西藏波密景色壯美。何蓬磊 攝

  過去的幾十年間,西方社會對西藏的訴求無疑是要實現他們對一個烏托邦式的傳統西藏的重建,想要把他們的一個后現代的理想在一個還在現代化道路上不斷進步的西藏得以實現,這顯然是一個不可完成的使命。值得強調的是,長期以來西方對“西藏問題”的關心具有很強的民間文化基礎,可以說它就是西方民間風起云涌的“西藏熱”的一個直接的結果。過去他們對西藏最關心、最激進的批評集中在對西藏自然環境的保護和對以藏傳佛教為主的西藏傳統文化的延續上面,這本身反映出西方后現代社會自身面臨的十分嚴峻的自然環境保護和傳統文化延續問題??尚业氖?,在過去的幾十年間,中國西藏在自然環境保護和藏傳佛教文化的延續和發展這兩個方面都取得了十分出色的成績,在努力推動西藏經濟發展的同時,我們對于西藏自然環境的保護予以了足夠的重視,使得今天的西藏成為中國各省區內自然環境保護最好的地方。而藏傳佛教也在過去的幾十年內經歷了一次史無前例的“文藝復興”運動,藏傳佛教寺院的重建和新建達到了歷史上從無有過的水平,藏文佛教文獻的發現、整理和出版也是盛況空前,藏傳佛教的信仰和實踐也已走出西藏,遍及全中國。顯然,在西藏強化自然環境保護和保持藏傳佛教文化的延續成為中國新時代實現“中國夢”理想的組成部分,再以這兩點來責難中國西藏缺乏實際的依據,很難令人信服。頗令人遺憾的是,盡管人們已經在二十余年前就開始致力于破除香格里拉的神話,但今天還有越來越多的人依然還是“香格里拉的囚徒”。雖然神話已經破滅,但他們不愿意幡然醒悟。過去的西方的“西藏熱”更多的是一場民間自發的社會和文化運動,但今天在“西藏熱”漸漸退潮的時候再談論的“西藏問題”則明顯地成為一種故意的政治操控,利用曾在世界范圍內盛行的“西藏熱”的余波,來掀起各種打壓中國的政治風波。這樣的政治操作當然與對西藏自然環境的保護和藏傳佛教的維護的關心無關,也無益于現實西藏的健康發展。

資料圖:西藏自治區拉薩市曲水縣才納鄉協榮村參加春耕儀式的村民互敬青稞酒。按照傳統,當地村民身著節日盛裝,舉行隆重的儀式,祈福一年的豐收。<a target='_blank' ><p  align=

  資料圖:西藏自治區拉薩市曲水縣才納鄉協榮村參加春耕儀式的村民互敬青稞酒。按照傳統,當地村民身著節日盛裝,舉行隆重的儀式,祈福一年的豐收。中新社記者 何蓬磊 攝

  而中國國內過去二十年間出現的對西藏的內部的東方主義式的想象對于今日我們倡導的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可謂有百害而無一利。西藏首先是一個現實的存在,它不是一個我們夢寐以求的精神家園,西藏現實的進步和發展,包括西藏自然環境的保護和藏傳佛教文化的延續,都需要我們做十分智慧和艱苦的努力,西藏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包括他們對物質利益和精神追求的滿足,都需要我們共同努力才能實現。把西藏和藏傳佛教精神化、理想化無助于我們切實地建設西藏,在西藏實現“中國夢”的理想,而將西藏和藏傳佛教異域情調化,則更是與我們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的目標背道而馳。

圖為丁真在理塘勒通古鎮倉央嘉措微型博物館里留影。<a target='_blank' ><p  align=
圖為丁真在理塘勒通古鎮倉央嘉措微型博物館里留影。中新社記者 劉忠俊 攝

  近幾個月來,理塘的藏族小哥丁真成了風靡全國的網紅,丁真的形象和人們對丁真現象的討論,讓我眼前一亮,讓我看到了一種新思想、新趨勢出現的曙光。我想現在該是我們超越東方主義或者是內部的東方主義的老生常談的時候了,我們應該去掉強加在西藏和藏傳佛教身上的那層迷霧,把藏族同胞自然、平等、無分別地看成與我們休戚與共的兄弟姐妹,把在西藏發生的一切事情都看作與我們自己生死攸關、榮辱與共的事情,將西藏和藏族的美好看成是我們中華民族,甚至全世界、全人類的美好,而不再在西藏和藏族同胞身上想象和寄托我們自己永不滿足的理想追求。我們不應該在丁真身上首先貼上藏族和藏族文化的標簽,丁真所代表的陽光、淳樸、自然和帥氣,是全中國人民和全世界人民都喜愛和向往的,它應該屬于全中國、全世界和全人類。西藏是中國的寶藏,它也是全世界、全人類的寶藏。(作者為中國人民大學教授、西域歷史語言研究所所長、漢藏佛學研究中心主任)

(責編: 常邦麗)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亚洲国内精品自在自线,欧美顶级少妇作爱,亚洲中文色欧另类欧美,寡妇喜欢又硬又粗又长又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